新疆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

                      站內信息搜索

                      每位患者,都值得用心呵護——心血管內科醫生解晟權救助患者的故事

                      (日報記者:張冰“快點,立刻完成心電圖!”“趕緊的,患者的血壓上去了!”“再快一點,患者的意識開始模糊了!”……

                      在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隨處可聞這樣急切的催促聲。心臟疾病起病急、病情重、變化快,醫護人員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診斷、治療以及溝通工作。時間久了,科室醫護人員的性格都有了幾分相似——既有急性子的果斷決絕,又不失慢性子的溫柔細致。

                      用心血管內科醫生解晟權的話說:心臟的事兒,耽擱不得,馬虎不得,急躁不得,拖延不得。總而言之,難辦得很。

                      越是難處理的疾病,醫患之間越容易生出矛盾。然而,多年來,心血管內科卻鮮有患者投訴,原因何在?

                      “沒有任何捷徑,唯有專業與耐心。”認真思考片刻后,解晟權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實際上,這也是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全體醫護人員共同的工作準則。那么,什么樣才叫專業,哪種程度才算耐心?一起來聽聽解晟權和患者的故事。

                      老人患“怪病”

                      從今年5月開始,82歲的王梅(化名)一直被一個“怪病”侵擾——眼睛發黑。

                      以往的體檢結果顯示,王梅的各個檢查指標正常,沒有任何基礎性疾病,加之她手腳利索,性格開朗,全然看不出是一個耄耋老人。

                      從檢驗結果來看,王梅確實是一個健康人,可在她的心底,卻悄悄地埋著一個“秘密”。

                      大約十年前,王梅出現了第一次眼睛發黑的情況。“感覺就像電視屏幕突然沒了信號,一下子黑屏了。不僅眼睛看不見,意識都不太清醒。”回憶起第一次發病,王梅仍心有余悸。好在,這種癥狀只出現過一次。

                      五年后的一天,在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王梅再次發病,且連續出現了多次,每次持續一兩分鐘。王梅慌慌張張去社區醫院做了不少檢查,可病因仍未浮出水面。

                      興風作浪了兩天后,“怪病”再次銷聲匿跡。這件事,從此埋在了王梅的心底。

                      直到今年5月,“怪病”卷土重來。

                      與前幾年不同的是,這次的“怪病”可謂“陰魂不散”,幾乎每隔三天就會發作一兩次。除了雙眼發黑,王梅還出現了雙下肢乏力的癥狀。王梅的兒女了解前因后果后,決定為老人進行一次徹底檢查,勢必揪出導致王梅雙眼發黑的“真兇”。

                      心電圖、腦CT、心臟B超、核磁檢查……醫生為王梅從頭到腳細細地查了一遍,仍然沒有發現明顯異常。

                      沒有腦梗死,沒有冠心病,眼科檢查也無異常,老人雙眼發黑的罪魁禍首成了“迷”。

                      心臟頻驟停

                      找不到病因,就無法對癥治療,王梅只能默默忍受雙眼“黑屏”帶來的恐懼和不安。時間一久,開朗外向的老人變得陰郁悲觀。

                      可能是抱著最后一絲希望,王梅的家人帶她來到了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

                      接診醫生正是解晟權。

                      詳細了解了王梅的病史后,憑借扎實的專業知識和經驗,解晟權建議王梅做一次24小時動態心電圖。

                      所謂24小時動態心電圖,就是患者佩戴一個設備,用以監測24小時內心臟的每一次搏動。盡管王梅對檢查已經“不抱希望”,但在解晟權耐心地解說下,她接受了此項檢查。

                      讓王梅一家意想不到的是,這項檢查成了解開病因之謎的關鍵“鑰匙”。

                      檢查結果顯示,短短24小時內,王梅的心臟驟停了5次,最長的驟停時間達到了5秒。這正是王梅頻繁雙眼發黑的原因。

                      這樣的結果,預示著王梅的心臟出現了比較嚴重的問題。由于驟停沒有規律,常規的心臟檢查難以及時發現,所以此前始終找不出病因。為了進一步了解王梅心臟驟停的情況,謝晟權建議她佩戴遙測心電監護,用以長時間記錄她的所有心跳。

                      一周近60萬次的心跳記錄顯示,王梅心臟驟停了五十余次。更可怕的是,最長的驟停時間達到了9秒。

                      “心臟驟停3.5秒以上就算長了,更何況9秒,病人隨時可能出現猝死等嚴重病情變化!”解晟權神色嚴峻地和王梅的大兒子講解,“隨著年齡的增大,老人的心臟搏動會出現一系列障礙,有的人癥狀明顯,有的人癥狀隱匿,王阿姨就屬于后者。如此頻繁且嚴重的心臟驟停極其危險,當務之急,必須控制住心臟驟停,保守治療收效甚微,我建議安裝心臟起搏器。”

                      解晟權盡量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講述了心臟起搏器的功效,王梅的大兒子聽著聽著,眉頭越鎖越深。

                      眼下,王梅雖然會出現眼黑的情況,但頭不暈心不慌,看起來并無生命危險。若要在她心臟里安裝一個異物,是否有效且不說,萬一出現排斥反應怎么辦?

                      一家人一合計,決定“不折騰”老人。

                      醫患生嫌隙

                      568d042a-601a-449a-ab48-e5f94320f6d9.jpg

                      解晟權一下子急了。

                      “只有醫生才知道9秒的心臟驟停意味著什么,這說明患者隨時都在鬼門關徘徊,這次的‘黑屏’也許只是暫停鍵,下次可能就是終止鍵,如果治療不及時,老人的命說沒就沒!”解晟權急得手心直冒汗,可無論他怎么講解,王梅的家屬都不為所動。

                      解晟權也完全理解家屬的擔憂。

                      首先,王阿姨確實年級大了,近期被雙眼發黑折磨得精神抑郁,狀態很差,突然要做手術,老人心理上未必承受得住;再者,不僅是王梅的家屬,不少人對安裝心臟起搏器有誤解,認為這項手術的并發癥很多,效果不好,也許還和醫生的收入掛鉤,并非必要項目……

                      這些誤解和不信任橫亙在醫患之間,直接影響了下一步治療。

                      捫心自問,解晟權把該說的話都說到了,患者及家屬到底要怎么選擇,作為一個醫生,他無從干涉。可他不甘心,更不忍心——若放任不管,王梅隨時可能因為下次的心臟驟停而喪命。

                      左思右想,解晟權搬出了他身后的團隊——主治醫師、科室主任、管床護士輪番上陣,一遍又一遍給王梅和家屬講解安裝心臟起搏器的重要性。

                      “嘿,沒想到,你們還真把我家老太太放在心上。”王梅的大兒子看著眼神真誠,語氣懇切的醫護人員,態度逐漸軟下來,“你們是專業的,就聽你們的吧!”

                      de8e5e8d-dadd-46ed-9a59-ab0ea4b3b424.jpg

                      在得到家屬理解并且獲取知情同意的第一時間,心血管內科副主任醫師楊晨立刻為患者實施了心臟永久起搏器植入術。

                      對于整個治療來說,手術僅是第一步,術后第一個“坎兒”,就是平穩度過傷口愈合期。

                      這種由起搏器囊袋積液導致的傷口感染雖然看起來頗為嚇人,實際上是一個正常情況,只要精心換藥、定期抽吸積液,一段時間之后,傷口大都會愈合。

                      可看著老母親發青的傷口,王梅的大兒子越來越急躁,根本聽不進解晟權的解釋,執意認為:手術做砸了!

                      這是解晟權最怕遇到的情況,家屬往往沒有耐心等待時間給出答案。質疑、指責以及一些情緒激烈的詞語時不時灌進解晟權的耳朵里。

                      “又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我沒這么脆弱。”解晟權并未因這些帶有惡意的質疑就后悔最初的決定,而是和同事一起不厭其煩地給家屬做解釋工作。

                      耐心化隔閡

                      一周過去了,在醫護人員精心的照料下,王梅的傷口日漸好轉,傷口處的青黑色漸漸淡了。

                      家屬仍不放心,堅持做了一次遠程會診,聽到新疆醫科大學專家對治療方案和術后護理的認可后,才慢慢放下了戒心。

                      14天后,王梅的傷口愈合,各項指標正常,平安出院。9月復查時,王梅已經徹底恢復了活力,再也沒有出現過雙眼發黑的情況。她的大兒子一連道了三聲謝。

                      這句音色并不優美的“謝謝”,這句平平無奇的“謝謝”,輕輕地滑進解晟權的胸腔,沉沉地落在他的心窩上。

                      5fecec00-05ba-4504-98e1-88eea1e34ef9.jpg

                      “到底為什么做醫生?”解晟權經常思考這個問題。他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畢業后就來到市中心醫院工作,四年來,前前后后接管過近兩百位患者。作為臨床一線醫生,他每天都會送病人出院,這些住院前和他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出院時已和他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們日后恢復得好不好,心臟跳動得是否穩健,都會牽動他的心。

                      “我好像也給不出答案,但是,我從未后悔過自己的選擇。”盡管心血管內科的工作壓力極大,有時甚至還要面對一些不公平的指責,他卻不曾動搖過自己的信念。“這并不是因為我年輕不諳世事,而是我們科整體的氛圍就是這樣。”解晟權的神色透著一種神往和敬佩,“即便是從醫二三十年的前輩們,在面對病人時,也不會有什么職業倦怠,大家都盡心盡力對待每一位病人;在面對抉擇時,我們也不會把自己置于風險之外,而是和患者風雨同舟,共同進退。”

                      “因為,每一個心跳聲,都獨一無二。所以,每一位患者,都值得我們用心呵護。”他說。


                       

                      上一篇:
                      下一篇:有一種蛋疼,可不是閑的——12歲男孩險些睪丸不保
                      ? 天堂αv亚洲αⅴ国产αv